July 30, 2011

最远的距离

端午节前的一个星期,接到来自成都的一个电话。电话那边是多年的好朋友,他一本正经的说,端午节他要结婚,问我要不要去。我一下子就想起来跟他认识的场景,仿佛是昨天的事情,而他居然要结婚了。

大学开学第一个星期的班级酒会上,我就认识这厮了。因为我寝室的一个哥们跟他扯酒经,这厮觉得自己的酒品受到了侮辱,愤怒的摔了一个杯子,铁的,咣咣咣在地上滚了很久。然后这厮还要继续发癫,被我和一个成都娃拉开了。然后一起去厕所,他晕晕乎乎的跟我说了很多他的酒品如何好的故事,于是以后很多此展现酒品的场合,他和我基本都在场。
        那时候的科大还在老校区,11点半熄灯后,我们像下班的纺织女工一样鱼贯而出,分散到各处的烧烤摊上。我常常和他去杨记李记,当然后来听说杨记老板有病之后就只剩下李记了。哦对了,还有串串西施。
        那时候他还没有女朋友,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是魔兽世界。我们坐在街边的小桌子前,一人一瓶冰冻的雪花,轻轻一碰,喝上一口,仿佛所有的平日的烦恼以及未来的担忧都会随着这口酒被吞下,被消化。他特别能聊,女生魔兽实况攒机大软足球买Q币,网友网游网景网警王晶他能都跟我神侃一番。他跟我讲他们工会如何他妈妈炒股如何,我跟他讲我们工作室如何实况如何,常常喝到两三点才回去。对了,那时候他常跟我说的一句话是,女人嘛,哎呀,就那么回事,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毕业了,都选择了读研一同到清水河吃苦。在我跟他交流实况经验的同时,他无声无息的搞定了一个妹子,就是他现在的老婆。我跟他的处境顺利完成倒转,我整天开始跟他念叨当年他跟我念叨的那句话。记不得是哪一回的酒局上了,我们聊起人生目标,他很是轻描淡写的来了一句,我有人生目标了,然后一脸贱笑和满足。
        那时候我也给自己立了个目标,争取毕业了去南京找个能养活自己的工作。那时候还很天真,以为倒腾点射频电路就能去南京的西门子或者爱立信再不济华为中兴。起因大概是某天上网浪费人生时看到南京的人文氛围和历史古迹,以及南京的古城墙。顿时对古都的好感倍增,目标唰地立下了,易如反掌。
        然后,然后就是今年的端午节了,他打来电话说要结婚,问我去不去。我问他咱们那些好哥们都谁能去,他说在他老家举行没谁去,都走不开,到时候成都再组局。我立马斩钉截铁的说,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当然是不去了。
        端午节的日程早就安排好了,跟以前星辰工作室的朋友们去南京。
        请了一天假提前一天出发,一夜的火车,早上刚好到。在南京工作的朋友来接,一路都很顺利。匆匆在南京市区转了下,给我的感觉跟想象中差别不大,高楼大厦稍微多了些。步行上了紫金山天文台所在的山,可惜时间太晚没能进去,只能在门口待了会儿。站在山上望向市区,很有阳明山的感觉。当然我没有去过阳明山。周围的环境很安静整洁,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特色。
        第二天去了黄山,可惜天公不作美,开始下雨。下午去了东线,风景优美却没有出众之处,各地景区都能看到的景色。转天清晨从西线爬黄山,濛濛细雨和雾气遮住了大峡谷遮住了迎客松,剩下的只有爬山。到莲花峰下,请的导游说时间不够大部队就不上了,和另外两个哥们一起一路冲上去了,当然是一片白茫茫,所谓这么近那么远。然后下山回南京,最后半天又到市区转了转,却没有时间去看一直想看的古城墙,所谓那么近这么远。一路卧铺回来已经是早上了,直接去了公司上班。后来想,早知道下雨,还不如去桂林参加那厮的婚礼。选了几张烂照片,附后。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那厮突然跟我说要来北京出差,正好一聚。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半个小时打车,到了已经十二点了,仿佛是大学时的周六一样,十二点熄灯,鱼贯而出。
        可惜北京没有深夜烧烤只能麻辣烫替代,对于两个南方人,吃了七年成都烧烤的南方人,北京的麻辣烫其实是一种酷刑。幸好还有啤酒。随着清脆的走气声,瓶盖打开,撕掉瓶口的贴纸,两个多年的老友举起瓶子,在陌生的地方碰了碰陌生的啤酒,喝上一口,开始聊熟悉的事情。
        他跟我说起他还在继续玩实况;
        我跟他说起我很久没玩了,最近领导借我一个PSP,正在玩。
        他跟我说起他在国企每天干很无聊的事闲得要死;
        我跟他说起我每天在我司干同样无聊的事忙得要死。
 
        我跟他说起我端午节先跟别人约好去南京,没能去他的婚礼。
 
 
        他看了我一眼,跟我碰了一个,喝了口,轻描淡写的说他老婆怀孕快四个月了,最近吐得厉害,每天他自己照顾老婆还得上班只睡几个小时,直到他丈母娘过来帮忙才好点要不然也不能来出差。
        我沉默了很久问了一句,咱们几个算是大学班上最不安分最喜欢玩的,你怎么想这事怎么面对的。
        他也等了一会儿说,本来没打算的,有段时间也思想斗争很厉害,后来变成了来了就来吧,什么都不想,不要去想。
         
        我看着他,没说话,转头看了看雨幕,想起去南京的目标黄山的大雾古城墙的无缘,转过头来,拿起酒瓶,像八年前一样跟他轻轻一碰,“叮”。看着眼前这个仰头喝酒的年轻人,仿佛看到未来生活在他面前徐徐展开。

*- - - - - -

Fan - 125.69.34.147 - 2011-08-02 14:55:25

So close, that far.

That close, so far.

Guess what?

Follow your heart, the farthest is the closest.

ytt - 222.129.32.248 - 2011-08-07 15:13:38
you say you're not going to fight
'cause no one will fight for you
that you think there's not enough love
and no one to give it to
that you're sure you've hurt for so long
you've got nothing left to lose
so you say you're not going to fight
'cause no one will fight for you
you say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has kept you from letting go
and you think compassion's a flaw
but you'll never let it show
and you're sure you've hurt in a way
that no one will ever know
but someday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will give you strength to go
hold on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will give you the strength to go
so hold on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will give you the strength to go
so hold on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will give you the strength to go
just hold on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will give you the strength to go

诗云.D.天麒 - 218.74.30.209 - 2011-09-29 14:39:37
我的妈呀,我还记得那女人训我的样子,现在想来当老师的都有那种气场。

相当不错,梁子是我们班第1个升级的么?

下次你们遇到帮我祝贺他。

ytt - 222.129.46.127 - 2011-09-29 15:03:21
。。。那女人。。。你怕是要喊嫂子。

恩,他应该是第一个,你加油争取第二个。他就在成都啊,你有空还是跟他联系,一起玩玩。

  • LinkedIn
  • Tumblr
  • Reddit
  • Google+
  • Pinterest
  • Pocke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