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4, 2017

为什么今天请小姐姐来公司跳舞特别傻

今天,是2017年10月24日。不知从何而起,每年的10月24日变成了所谓的“程序员节”。如果留心观察,在过去的几年中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在这天开展所谓的1024活动,进行类似下乡送温暖演戏给程序员过个好年的现代行为艺术,结果每一出戏都演成了车祸现场。

为什么请小姐姐来公司跳舞会变成车祸现场?

首先,这个行为艺术会蜜汁尴尬。

要解释尴尬这个概念,在我国本就是一件难事,毕竟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尴尬,我只能尽力。程序员这个群体,与其他脑力劳动者一样,出卖自己的思考和智力,换回生存的资源。只不过恰好在过去的十余年中,我们经历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大爆发,以写程序为生的群体人数暴增,同时人们对这个群体的关注度也日益提升。

我们人类很可笑的一点是,我们从来无法真正理解对方。而且随着时代节奏的变化,我们越来越没有耐心去尝试了解对方,我们借由每一个段子去掌握事物,借由每一个新闻去揣测人心。所以,整个程序员群像就慢慢的变成了一堆由“衣衫不整”、“不修边幅”、“没有女朋友”、“情商低”、“智商高”、“容易秃头”、“死的早”这些词汇描述出来的形象。

所以,当一个人对一个程序员说“啊你是程序员所以你搞不好容易秃头”的时候,这个程序员心里会说,去你X的你根本都不了解我别给我扣帽子。但是,统计意义上的多数程序员不愿意也不善于正面硬钢这种冒犯,所以他们一般都沉默。

这种沉默,就叫做尴尬。

就像你当着一个某省人说你们会不会XXX,当着一个德国人说你是不是XX,当着一个日本女生说啊你会不会XXX。
这是冒犯,这是无礼,这就是尴尬。如果对方并非统计意义上的多数样本,人家可能会照脸抽(比如本公众号“韬韬不孑”的作者),那就不是尴尬了那叫打脸。

这种行为艺术,容易蜜汁尴尬。

其次,这个行为艺术会适得其反。

作为组织这个行为艺术的人,诉求是什么呢?哦对不起,这个问题已经战胜全国99%的参赛选手了。

为什么要搞这个活动?这个活动传达了什么?对群体的氛围有什么影响?对团队整体的行为有什么影响?对外界传达了什么?对内部表达了什么?员工的家长/子女/亲戚看到了会怎么理解他们子女/父母/亲戚的工作?

行为艺术参赛选手已经全部退场。

按照行为艺术参与者的标签大法,程序员“智商高”,所以程序员们又怎么会看不穿这些低劣的安排呢?他们内心的话是这样的,唉又玩这一套,还不如发AKB48门票/ 手办/ 数码现金抵扣券/ 放半天假……呢。
哦,这些太贵啊?当我没说。那花钱请个业界大牛来做一下午领导们都不参加的分享可以不?

有人会说了,搞这个活动,为了让程序员开心休息下,更有力量为了公司的事业更好的奋斗,怎么就不能体会这个良苦用心呢?

答案是这样的,既然用心都这么“良苦”了,咋就不能问问程序员他们想要怎么度过这个节日呢?以我14年程序员生涯背书,我没见过喜欢这样的节目的程序员。他们有更好的idea,不信可以去问他们。

这种行为艺术,容易适得其反。

再次,这个行为艺术会顾此失彼。

请听题,一个互联网公司研发部门有几个工种?A选手请作答。
A:程序员,没了。
主持人:你傻啊!还有PM、QA、UE、UI、前端、部门助理呢!

每一个成员都是部门的一份子,如果只给程序员过节,那其他岗位的朋友怎么办?UE/UI/QA岗位的统计意义上女性会多一些,她们怎么办?她们也喜欢看小姐姐跳舞尚且罢了,如果她们想看帅哥跳舞,满足不?唉这位朋友别走,我还没问完。

那么又有人会说了,这么多人,这么多性格,这么多喜好,能都满足吗?不可能面面俱到嘛!

对,管理的奥义就是一般情况下通过协调、平衡和妥协,让团体内大多数人的喜好/利益和群体喜好/利益一致。做不到啊?换人啊。君不见互联网大佬们都说,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都是人不行。

这种行为艺术,必然顾此失彼。

最后的最后,只有一个问题:

如果某公司今天开展了车祸现场当代行为艺术,请问这个公司在今天这个举国同庆的日子,能顺利访问微软/因特尔/stackoverflow/github这几个网站吗?

如果不能,拿这些钱作秀演戏演给别人看演给自己看,还不如花点钱解决下程序员上网的问题。

管理上常讲的共情,是把自己放到对方的位置去理解对方,而不是用自己的理解去理解对方。

这,很难理解吗?

See Also:

题图是世界上第一位程序员。
1024这个数字的特殊之处有两个要义,其一跟二进制有关。

  • LinkedIn
  • Tumblr
  • Reddit
  • Google+
  • Pinterest
  • Pocke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