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5, 2008

缅怀那些要缅怀的

我家住九楼。打开窗户,楼底下横着小县城的街道,稀疏的车流。不远处是小汽车站,车不多,倒也不是很吵。街对面的楼房层数都很少,靠着河边。于是抬眼望去,可以看到楼房背后不宽的河流,可以看见对面郁郁葱葱的山。若是在夏天,早上起来打开窗户,总能闻到一股烧荒草的味道,不知道从何而来。冬天却总是闻到硝烟的味道,为此我很是惬意。对面的山很是巍峨,很是陡峭。占了大半视野的范围内,除了树,什么都没有。其他的地方都是些峭壁。峭壁边有些树,大半的根须都能看到,就悬在空中。我常常望向那些峭壁边的树,好奇他们是怎么在那恶劣的环境生存下来的,担心会不会哪天下雨刮风就掉下来。

冬天的阳光会在我起床前照到我的房间。虽然有着窗帘的掩护,没睡醒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第一缕阳光”会照进来,但是我很享受搬个椅子端杯茶点根烟坐在自己家嗅着清风晒着太阳,抬头还能看见山。此外,还能边听蔡淳佳。偶尔电脑会吱吱乱叫,这是说有人找我聊天了。椅子是有靠背的滚轮椅,滑个两米不到,就到电脑前,阳光还能照到腿上。问朋友干嘛呢,说正晒太阳呢,拿手机上网正。我顿时觉得可乐。隔着几千公里,晒着同一个太阳,这叫什么事,恶作剧嘛。得,滑回去继续晒。

初三回了老家。老家的路修的一级棒,水泥的路面直接到村上。可惜还得走一段才到。每年走一次的道路没有什么变化,倒是那天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拿弟弟的手机照了张相,忘记拷下来了。下次补上。山上都还停了厚厚一层雪,树木花草都成了白色。到山下,没了。回去看了奶奶。身体很好,耳朵一如既往的不太好使。可是没有了前几年的食量了,吃的少了一些。不过还在老年人的正常水平。见到我们回来,奶奶一下子很高兴,不住的问这问那。奶奶很喜欢烤柴火,大伯总是边抱怨着奶奶烤柴火没停过,边去给奶奶准备更多的柴火。又去了外婆家。那天是外公离开我们一百天的日子。自从外公走了之后,外婆便没有在老家居住。硕大的青瓦房屋没了以往两位老人的整理,变得破旧的样子。去给外公上坟,跪拜,作揖,上香,放了鞭炮。点了香烟给外公敬上。外婆控制不住悲痛,趴到坟尾哭起来。宛如戏曲般的悲婉凄凉的声音,以及不能呼吸的哽咽。我站在外公坟头,眼泪转啊转,没有流下来。外公一定不希望看到我们这样,拦住舅舅让外婆哭泣一会儿之后,我如是劝外婆。愿外公在天之灵安息,愿家人幸福健康。

刚才看完了《金婚》,Jason推荐的片子,很不错。大团圆的结局还是留了一点悬念,个人觉得其实没有必要。都这时代了,悬念这招早不吃香了。不如干脆拍成欢喜大结局,你开心我开心它开心。呃,既然又不由自主地跑马到了这个话题。不写V-Day有点虚伪。那天想着要去山上转转的,去年的山上景色不错。后来觉得自己犯傻,罢了。残念哪残念。愿一切都如大家所愿,愿一切都好。于是每天剩下的日子就吃了喝,喝了睡。累了找上STEVEN去火拼斯诺克,虽然小县城球馆都很烂。我很是怀疑那里的球是不是圆的,以及擦枪的那个叫啥是不是用粉笔灰加蓝墨水自己做的。。。

不知不觉又是五点了。夜猫子啊夜猫子,夜游神啊夜游神。得,该睡了。

*- - - - - -

Anonymous - 222.210.108.222 - 2008-02-17 05:53:42
写的不错! QQ联系我,有事向你咨询一下。

Anonymous - 221.10.70.2 - 2008-09-08 06:12:50
我也住在9楼的哦 初三我也回去了的喔 纳闷我注册不到呢, 注册了就是等密码啥的。 一直不给我发邮箱来。

lang_02 - 221.10.33.98 - 2008-09-10 09:40:11
怎么好久都没写日志啦。是不是很忙? 很多想当然的事都反映出的是一个人的愚昧和无知。*

  • LinkedIn
  • Tumblr
  • Reddit
  • Google+
  • Pinterest
  • Pocke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