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3, 2010

给时间的情书


        午夜零点,所有的鞭炮一齐响起,沿河而建的小县城,密密麻麻的声音连成了一片,天空中此起彼伏地闪烁着烟火,铺天盖地如网般震耳欲聋的声音却仿佛让整个世界清静下来。

去年这个时候,我拿着相机拍着烟火的影片,今年此时,我坐在桌前,开始写这篇蓄谋已久的博客。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是一个不靠谱的人。
        不靠谱首先就体现在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有外界的驱动力,自我鞭策意识急剧缺乏。就比如这篇博客吧,从构思开始那是10月份的事了,写写停停到今天。总是告诉自己,再缓缓吧,应该有一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环境合适的情绪,我总是在等待。
        直到此刻,战胜这种严重缺乏自我驱动的依赖心理对我来说还是不可能的任务,毕竟我给了自己一个理由,此时此刻是新年,是个辞旧迎新的时刻,那么是合适作为我下定决心来做这件事的时刻的。什么时候,我能够做到不给自己找理由,不给自己拖拉的借口,便算是提升一点自己。

另外一件可以证明我不靠谱的事情是我畏首畏尾。
        我不想说成长环境什么的,那应该是弱者给自己的理由。只是那种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担忧与恐惧仿佛挥之不去,渗进生活的点点滴滴,总会让自己觉得被束缚不能随心所欲,处处投鼠忌器瞻前顾后,总希望能得到最好的结果害怕一失足成千古恨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可惜从未拿起也无从谈起放下,终日惶惶仿佛契诃夫笔下的别里科夫。
        除此之外还容易陷入情绪的陷阱,一旦开始郁闷,或许就很久都沉浸在里边。这是我长久以来的症状,大家都有。有的人轻一些有的人重一些罢了。
        我知道,要想略微清楚地表达一个人内心的内心,是困难的。所以,明白的自然明白,不明白的自然不明白。
        曾经我在工作室捡到一个断了线的耳机,拿去教研室焊上,音质还不赖,现在就老爱拿这个听歌。随机的是周传雄的《蓝色土耳其》。去年去北京的时候,一直在听这张专辑。从成都听到北京,从知春路听到北望山。给出租车师傅说错地方差点给我从知春路拉到国贸的路上在听,迷路直接转到颐和园里头去了的路上在听。结果是到现在,一听到这张专辑的随便哪个音符,总会有一幕无比清晰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向南回程的列车突然轻盈起来滑过一片原野的时候,耳塞里传来的是《向北飞》。
        我这个人就是这么不着调,跟猴子的不靠谱有一拼。明明是说心情的,说着说着就到听歌了。
        缓和一下情绪,也好。
        有一个很好的兄弟,有一个工作室的夜晚,有一件我从来没想到他干过的事。
        高中的时候,他所在的国家级重点中学要教学评估。06-07年在科大待过的同学自然知道是怎么个境况。
        组织了晚会,上千人大厅就坐,演出一幕一幕地开始上演。
        他参加的是是交响乐团,几十号人在后台等着上场。
        如此重要的时刻,停电了。
        国重验收晚会停电,对评估的影响不言而喻。上千人拥在个封闭的空间,谁也不敢保证发生什么。
        漆黑的空间里,突然传来小提琴独奏的声音,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静静的听着。倾听着黑暗中的那个沉浸在自己音乐中的灵魂。
        曲终,就那么凑巧的,电来了。“关灯小提琴”独奏成为晚会的亮点。
        他不说,我永远也想象不到他曾干过这种事。他偶尔打打魔兽,打打乒乓球,写点计算机作业。跟任何一个科大人没什么区别。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走在路上看到陌生的同学,都会冒出个念头,这个路人,在曾经的岁月里,或许都有着不为旁人所知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这每个人的故事,大多数,别人永远都不会知道。或许是我的不靠谱造成的,我往往觉得这很悲哀。同样我觉得悲哀的是,这个兄弟伙他其实一直都不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他的这些经历。
        或许每个人都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谁不曾闪耀过呢。
        其实我常常告诉自己,之所以痛苦,是因为想要的太多。
        想要得太多,是因为自我认同感低。
        一个人的自我认同感要低到什么地步,才会唯有在与旁人的比较中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一个人的自我存在感要低到什么地步,才会一次次的融入一个接一个的圈子,又一次次地脱离,以至于觉得这是一种宿命。
        我其实一直很期待着过年,我很喜欢家乡的县城,有着满街的半大小子混混却无比安静祥和。只是这世间的一切都在悄悄的变化,在你不注意的时候。今年回家,从踏出车门那一刻起,以前的安静祥和荡然无存,我甚至分不清哪里是成都哪里是家乡。没有原因没有具体的状况,但是感觉就这么变了,这个小县城就这么变得不值得留恋,这么说来,我总算是失去了最后一块物质家园,从此再也找不到那仅存的一丝归属感,从此低头行路,抬头做浪子。
        再回到靠谱上来,不要谈理想,不用谈追求,仅从求知的角度来说,不能向左不能向右,往事更是不堪回首,这么说来,往往剩下的就只剩一件事可以做,低着头装孙子,死命往前走。所以说可悲或许也在于此,一是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或许就摔了个崖也不一定,二是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前进,前进已经成为了生活的方式和生存的意义,长此以往,终究会“行走在消逝中”。
        一个行者去乡下看法会,遇到偏僻小山村出家的广州人,他说:“痛苦是站在原地无法转身。”
        如果我说我这一路走来,从本科到研究生到现在第一份职业,不停地犯错不停地不认错向前再转身,多年后还在犯当年同样的错误,是不是都不能算痛苦,可算是可悲。
        每每回忆起来,总觉得自己一步一步地犯错一步一步地将自己亲手毁灭,则更每每觉得悲从中来。
        更为可悲的是这些事情无法倾诉,就连自己对自己应该都有“怒其不争”的感觉,又何况关心自己的人。
        满城烟火渐渐熄灭,新的一年已经到了。鼓足勇气回头,发现时间悄悄地已经改变了太多的东西。
        其实应该感谢,到今日,还保持着感觉疼痛的能力,或许我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实现着我自己的搏击俱乐部之梦。我已经见惯了麻木的人,我不要那样。毛主席都说了,没有比“吃苦”更能改变习惯的了,有着疼痛感,是件好事。
        亲爱的时间,从今天起,做一个有担当的人,接受一切,磨练自己,靠谱一点,再靠谱一点。日拱一卒,总会有改变。决不能什么都不做。
        面对所有的烦恼困难,记得坚持自己的理想,一路走来这或许唯一剩下的东西。
        亲爱的时间,请记得,同样是排尿素,如果流汗,可以获得尊重,如果流泪,只能获得同情。
        卢梭曾经说过:“我不比别人更好,但我就是我。”就用这句话来鼓励自己吧,明年今日,再做评论。
        贴一首普希金的诗以自勉。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普希金

夜已深,就以自己的一首小诗伴我入眠,甜甜睡去,甜甜睡去。

《我什么都不要》
        佛曰,众生之所以痛苦
        是想要的太多
        我什么都不要
        只愿如果那天我离去
        坟前会有你带来的
        一朵小花

*- - - - - -

蛋总 - 60.255.50.247 - 2011-02-14 13:36:59
此时的我便是彼刻的你

Fan - 123.138.30.238 - 2011-05-26 03:08:45

  • 先留个爪,表示我来过。

想想,过几天再来写一些。

Fan - 119.6.126.121 - 2011-05-30 02:59:32
从 "will u reborn" 到 "newlife"。。。自己也感受到了的变化。

你不是一个人在成长。有的人在一起变化,有的人在默默关注,有的人在汲取力量,有的人在给予温暖。

慢慢的,你会越来越好的。

ytt - 114.251.120.120 - 2011-05-30 03:03:55
touched & moved.

挂了一年多两年了,你是唯一一个发现url里边的区别的。

恩,是的,这一篇的url是给了自己一个念想,下一篇给了自己一个答案。

多谢你,犯。

sunvince - 123.121.60.192 - 2011-09-03 17:02:39
啊? 我一直以为url里面都是id=xxx呢... 这是啥规则? rewrite?

ytt - 222.129.36.67 - 2011-09-03 17:13:55
恩,.htaccess做的rewrite到某个controller,发布文章时可以指定url,存到数据库中。然后controller会负责从数据库中取出对应的url。不错吧。

  • LinkedIn
  • Tumblr
  • Reddit
  • Google+
  • Pinterest
  • Pocke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