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 2011

发小

北京这几天天气好得出奇。已经习惯了早上上班时,走出楼道,金色的阳光如泼水一般洒下来,天空是如湖水般的蓝如少女眼睛般的清澈。在没有大风的天,偶尔会有几朵白云,慢悠悠的移动。每当这个时候,心情就会无比的舒畅,新的一天又开始。这几天来天气愈发的美丽,天空蓝得让人不敢相信,抬头不见了高楼,会偶尔以为自己回到了川西。或许是楚门的世界呢也说不定,午饭后午睡前的最后一条微博上这么传着。

阳光明媚的午后,听着谢霆锋的《香水》醒来,模糊的思绪飘回情窦初开的年纪,我那时有个肤白貌美气质佳的同桌。记得也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地理课上,趁老师远远的念经不注意,她低头看书,侧过脸看着我,轻启朱唇,唱给我听:“你爱再浓烈也只是条抛物线,你再接近,只不过辜负我的感觉;我早已习惯你的名牌香水味,你的诺言,廉价的飘荡在我耳边;”。唱完她说,这就是谢霆锋的《香水》,好听么?我唱得好听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好么。我想回答你,好听,真的好听。
        那是我第一个真正的女性好朋友,到后来文理分科,到后来高考临近,到后来失去了联系。这么多年后我还能记得她我想有两点原因,一是因为她善良漂亮,小男生会迷得一塌糊涂;二是因为有一天她戴了假发到学校,问我好看么。我说,好看,真好看,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假发。我当时唯一见过的假发是我们小学一个谢顶的老师,所以我也不算是拍她马屁。她很高兴,说谁谁谁他们都说不好看,就你一个人说好看,你真好,从今天起,我们两个就是发小了。
        我从一周之后起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假发,也再也想不起来那假发什么模样是不是真的比谢顶的老师的假发好看,但是我老想起发小这个词。我好像从来没有过发小。
        小学三年级我曾经跟一个同姓的本家兄弟关系挺好,现在还记得他老穿一双现在又开始流行开了的飞越鞋,篮球乒乓球铁环烟牌包括橡皮筋他都很拿手,他还老帮我收拾欺负我的女生,代价貌似是我帮他写作业以及谋划在我们那一伙小帮派中建立新的组织。可是我转学了。这个发小也不了了之再也没有了联系。
        小学四年级我到了新的学校,很快在班上老大的带领下开始在校园里攻城拔寨。本来我是跟一个哥们可以成为发小的,都是老师的孩子,在一个班,基本每天从天亮玩到天黑。那段时间我他友谊取得了长足进步,为建设和谐发小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他为了取得一个小头目的角色,居然先我一步,抢在我告发他私藏很大一卷透明胶带前向班上老大告发了我私藏了做弹弓的珍稀材料没有上报,导致我被开除出组织,真是人神共愤于是我跟他割袍断义了还很有骨气的坚持到了今天。我想很大一部分导致我他友谊后来没有修复的原因是我一年后又转学了。
        六年级时发小候选人成了个小姑娘。她老爸是校长,这直接导致她在我们班是班长我是副班长,真是气死我了。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后来在一次文艺汇演中我不得不和她共舞,渐渐的她就老喜欢找我玩。当然更大的一个原因是当时整个学校适龄儿童只有我们两个,一到星期天整个学校冷清极了,她就会从楼上噔噔噔跑下来找我玩。偶尔她会用她家的铁锅把白糖化开,熬出颜色再凉成一个奇怪的形状的糖送给我让我吃,我每次都吃得很高兴,真是无忧无虑的时光啊。
        后来我们就都毕业了,她去了遥远的县城读初中因为她爸是校长大家都懂的,然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上了初中的我也有了很多新朋友很快就忘了她,直到有一天我看同桌胖子写给班上小姑娘的情书才明白,当时她熬的送我吃的糖的形状是有意义的,那是个心。
        时间一晃到了高中,有一天被一个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学生的刚来的转学生叫到教室最后一排,说找我有事。我心想死定了,这回找谁能救我一命,不行我就先动手再跑。结果这家伙扔过来一本书,说,你看,这个题怎么做,能不能跟我讲讲。满脸堆满了诚恳直接就融化了我。于是开始跟这厮优势互补,最爱的活动是周六踢一整天球然后晚上去PS游戏厅对练实况足球4,当时的英格兰无敌有木有,当时的欧文简直就是神有木有。长时间打不过他得到的好处就是防守练得特别好,当我后来搞明白了套路只用30%心思来防守,更多的来研究怎么进攻时终于取得了第一场胜利。后来,后来他就不跟我对打了我们改练双打。后来的局势就是撼泰山易撼吾二人组合难啊,打遍游戏厅无敌手。后来一起到成都上大学,后来我离开了成都。现在也远远的,很少联系了。
        到了大学,各种朋友各种好兄弟都很多,在我看来,这已经不是发小的范畴了。偶尔想起来,会觉得自己一个发小都没有,特别羡慕那种从小学一直玩到大学结婚生子一辈子是好朋友的发小,可是没有就是没有,一切都是缘分,又怎么能强求呢。哪怕看到谢霆锋演唱会上陈奕迅的出现时心潮澎湃感动得眼圈发红鼻子发酸,没有就是没有,so  what?
        到刚才送导总去济南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想到,或许他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发小,虽然后来再也没有了联系,虽然可能将来也不会有联系。一起长大的岁月中,一起犯傻,一起幼稚,互相折腾狼狈为奸,各种心思猜不透,一起扮演过彼此故事的过客,就是发小。
        发小们,你们好,祝你们好。

*- - - - - -

Fan - 222.212.112.124 - 2011-06-02 06:06:58

  • 演唱会上两个人的表情和动作,没有一丁点儿面对镜头的刻意,只有实实在在的真情流露。这样的时刻,太窝心了。来来往往的人和事,点点滴滴串成了现在的自己。。各种发小,各种陪伴,长的短的,深的浅的,都是纯粹的感情。

念旧的人,都希望有一个会一直陪伴的发小吧。远也好近也好,彼此也并不一定是对方最最好的朋友。但是知道,总有那么一个人,淡淡的,一直存在着。这样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总不会孤单了。前几天搬家的时候还正在想应该给 “小朱” 写一篇,我从来没有为她写过什么。。写好了你来看。

ytt - 114.251.120.120 - 2011-06-02 10:24:41
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我的确被震撼到了,到现在还常常看。

小朱是神马人啊,大叔表示会有压力的。

恩,期待你的发小显摆文。

Fan - 118.113.43.242 - 2011-06-02 13:14:45
很喜欢看谢霆锋听到陈奕迅的声音响起时,那种说不出话来,只有一直不停笑的表情。那个时候他的眼神很有爱。。

确切的说,应该是写给小朱一家,那是小时候的我唯一觉得温暖的地方。

大叔。。。是前无古人的一种存在。

eezxz - 64.233.172.6 - 2011-06-05 16:35:09
"她们叫我大叔"T%$&^%^%(&^*(&^

Fan - 222.212.20.171 - 2011-06-06 05:02:02
误很大。。。。。原来这贴出现的第一个“大叔”指的是xiaozhang大叔。。

草帽小子 - 182.149.123.63 - 2011-06-12 14:52:14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啦啦啦去啊

ytt - 114.251.120.120 - 2011-06-12 15:07:36
刚去ulultian看了一下,都进不去blog了。

难得你还把这个域名留着,不怕你现在这位吃醋啊?

  • LinkedIn
  • Tumblr
  • Reddit
  • Google+
  • Pinterest
  • Pocke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